人民網:程蘊:日本在中東和平問題上的“表”與“里”

(轉自南開大學新聞網    來源: 人民網 2018年5月2日     發稿時間: 2018-05-03 08:11)

  人民網北京5月2日電 由中華日本學會、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舉辦的《日本藍皮書(2018)》發布會日前在京舉行。

  南開大學日本研究院程蘊在藍皮書中指出,自1973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機后,日本的中東外交就天然需要在相關國家間保持平衡,無論是域外大國與中東國家,還是中東國家之間都是如此。出于獲得各方友誼的需要,日本的中東外交有時會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但對日本來說,游走于各方之間依然是日本中東外交的最佳選擇。就像外相河野太郎指出的那樣,日本中東外交的特點就是既與沙特、伊朗、以色列為首的所有中東國家維持極其良好的關系,也和在中東發揮了巨大作用的美國是同盟關系,彼此間能進行坦率的對話。之所以能達到這種效果,反映了日本的中東外交在期望不斷介入政治領域的同時盡量避免選邊站隊的特點。而這一特點在2017年中東和平問題中就多有體現。

  日本政府歷來在巴勒斯坦問題上持“親阿拉伯”的立場,不斷強化對巴勒斯坦建國的支持和援助,極力促成相關各方之間實現互信與和解。而作為日本參與中東和平進程的重要手段之一,2006年提出“和平與繁榮走廊”計劃一直持續至今。經過十年的經營,2017年該計劃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截至2017年7月已有36家企業簽署入園合同,其中有7家企業開始實際運營,雇傭員工約130人。4月22—23日,日本外務副大臣岸信夫訪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專門出席了該計劃的旗艦事業“杰里科農產品加工工業園(JAJP)”成立十周年大會,再一次顯示了日本對這一計劃的信心。而作為日本獨立推動巴以雙方合作和解的典范,外相河野太郎在出席首次“日本阿拉伯政治對話”時又將該事業全面升級,提出要加強出入境和物流設施的建設,將該工業園生產的產品銷往海灣、阿拉伯、乃至歐美和世界各地。此外,河野還表示未來的“和平與繁榮走廊”建設將不僅僅局限于農業生產,而要將范圍擴大到IT等尖端技術和旅游觀光領域。

  日本的政策雖也得到以色列和美國的支持,但其辛苦構建的和平與互信卻總被兩國的政策輕而易舉的摧毀。2017年7月以色列當局公布了在東耶路撒冷修建定居點的計劃,立刻引發了在耶路撒冷老城區的襲擊事件,使巴以間的和平再次面臨挫折。而12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又批準了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首都的法案,并將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該地,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強烈擔憂。這些都對日本的中東外交構成沖擊。

  然而,安倍政府在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采取了盡量避免卷入沖突的做法。對于以色列的行為,日本僅呼吁其停止修建定居點的計劃,對所發生的事件表示遺憾,而與以色列的戰略伙伴關系則不受任何影響的推進。而對于美國的行為,最初日本政府極力避免表態,河野太郎在記者會上強調特朗普一貫致力于推動和平協議的簽署和支持兩個國家的解決方案,并對法案簽署可能引起的中東形勢的惡化表達了擔憂,但唯獨沒有像其他國家那樣表明在這一問題上的立場。顯然日本需要看清風向后再做表態。河野太郎訪問阿拉伯各國以及法國、英國、美國,同各國進行了溝通。在看到美國的政策遭到了大多數國家尤其是中東國家的反對后,日本政府在聯合國大會上表決要求美國撤回關于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決議案時,站在了多數一邊投了贊成票。但僅僅如此是不夠的,日本仍需在中東政治中顯示存在感。12月末河野太郎再訪中東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首腦進行了會談。在訪問中,河野避開自身立場的過多闡述,僅強調耶路撒冷的最終地位應由當事者之間談判進行解決,而在面對巴勒斯坦拒絕美國繼續作為中東和平問題調停人的立場時,河野依舊表示美國的繼續參與是重要的。可見,日本雖然做出了異于美國的表態,但充其量也只是對美國主導下的中東和平進程給予了微小的修正。

  之所以這么做,正如河野自己所透露的那樣,“相比特朗普聲明本身,中東各國政要更害怕過激派以此為借口發動暴動和恐怖襲擊。(所以)雖然各地發生了沖突,但各國政府都對其采取了抑制性措施”。“在阿拉伯各國與伊朗的對立不斷加深,一部分阿拉伯國家與卡塔爾的對立仍在持續之時,以色列擁有足夠的自信認為阿拉伯各國會在背地里同其加深關系”。顯然,在當前形勢下,日本政府認識到美以的做法即使出格,阿拉伯國家也很難采取實質行動予以應對。日本這樣做既保住了阿拉伯國家的顏面,也暗中默許了美以的行動。

  (參見《日本藍皮書:日本研究報告(2018)》,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8年4月版)

編輯: 賴鴻杰

乒乓球桌